• <rt id="goocg"><input id="goocg"></input></rt>
  • 首頁 > 封面故事 > 正文

    無聊研究

    2021-04-07 10:37 作者:苗千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無聊通往創造?

    與無聊共存

    作為個體,我們需要做的是學會與無聊共存,而不被它吞沒。如果我們真的失去了感到無聊的能力,同時也就失去了真正感到愉悅的能力。

    無聊,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特征之一,是屬于每一個現代人的病癥。當我們陷入一種無所適從,內心對一切都失去動力或欲望,卻又希望被某種來自外界的刺激所拯救的狀態中時,我們能做到的,大概只是從唇齒之間擠出兩個無力的音符——無聊。

     

     

    新冠疫情讓人們開始前所未有地關注無聊對人的影響。2020年在意大利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在疫情期間的隔離中,無聊是排名第二的負面感受——排名第一的是沒有自由,第三則是沒有新鮮空氣。

    即便沒有新冠疫情的影響,對一個起碼有過生活經驗的人來說,無聊也不會顯得陌生。但是究竟該如何定義無聊?究竟哪些因素會使人感到無聊?這種情緒究竟對人會造成哪些影響?除了對其無視之外,人又該如何應對無聊?想要回答這些問題,就需要通過科學手段,對無聊進行專門研究。這項正在進行、還遠沒有完成的研究與我們每個人都相關,它可能帶給我們一種關于現代生活的智慧——如何與無聊共存。

     

     

    從文明之初到時代病癥

    大約4.1萬年前的地球可能與現在我們所熟悉的地球大不相同,原因就在于當時的地球正處于又一次的磁極翻轉過程中。在此期間,地球磁場強度急劇減弱。失去了地球磁場的保護,來自四面八方的宇宙射線對地球上的所有生物都構成了極大的威脅,就連全球氣候也發生了急劇變化。那段時期很可能“每天都是電閃雷鳴,天空布滿了五彩的極光,仿佛世界末日”。

    在那個特殊的時期,現代人的祖先可能更習慣于待在他們所發現的洞穴中。而當不得不鉆出洞穴直面危險的陽光時,他們會先把全身涂滿紅色赭石涂料——這很可能是一種他們發明的天然防曬霜。大約在4萬多年前的某一天,一群現代人的祖先正躲在一個洞穴里——他們剛剛打退了一群想來搶占洞穴的尼安德特人,洞中儲存的食物也還充足,暫時不需要出去冒險,看上去眼下似乎沒有什么事情可做——他們其中的一人或是幾個人,可能在一種奇特情緒的驅使之下,開始使用這種常見的紅色赭石顏料在洞穴的墻壁上畫出他們最熟悉的生活場景。一些當時常見的動物,還有其他一些場景,就被作為巖畫的創作題材永久留在了洞穴墻壁之上。

    這些創作于幾萬年前的巖畫最終被現代人發現。而在當時驅動著現代人的祖先進行創作的那種復雜的情緒也一直延續了下來,并且變得越來越普遍,甚至成為了現代社會的特征之一。那是一種讓人從內心深處感到深深的不滿足,卻又無所適從的復雜情緒,現代人習慣稱之為:無聊。

    在中文里,“無聊”一詞最早見于《史記·吳王濞列傳》,其在文中是無可奈何的意思。無聊在古文中也有無可依靠的意思。而漢代王逸在《九思·逢尤》中寫道:“心煩憒兮意無聊,嚴載駕兮出戲游。”此處的無聊就已經具有了“精神空虛,感到沒有意義”的現代含義,但它還并不完全等同于現代社會的無聊概念。

    在英文中,現在普遍使用的“Boredom”(無聊)一詞最初是在1750年出現的,而這個詞第一次被實際運用,則要等到1852年,作家查爾斯·狄更斯在小說《荒涼山莊》(Bleak House)中首次使用——考慮到當時的英國社會正在進行快速的工業化轉變,人們的生活方式也隨之發生巨變,“無聊”開始正式出現在文學作品中絲毫不令人感到奇怪。

    在進入現代社會之后,人們對無聊的感受開始變得深刻且多樣。

    在生活中,會讓人感到無聊的事情和場景似乎無窮無盡。在客觀層面,無聊與大腦神經缺乏興奮有關;在主觀層面,則可以歸結為不滿足、挫敗感、不感興趣等缺乏外界刺激的心理狀態的綜合體驗。與人們通常認為的相反,無聊并不是無事可做,而是在某些時間寧愿選擇什么都不做。我們在一個事情上投入的注意力越多,隨著注意力不可避免地發散,就越容易感到無聊。無聊是一種不舒服的、負面的狀態。人也可能處于一種不興奮但是很舒服的狀態,感到放松且滿足,這顯然不屬于無聊。

    與悲傷、恐懼、憤怒等最常見的情緒相比,無聊顯得復雜得多。心理學家亞伯拉罕·馬斯洛(Abraham Maslow)認為,人類正是因為擁有對情緒的感知才使我們區別于其他動物。雖然人類還不理解其他動物能夠在何種程度上感受到情緒,但它們顯然無法感受到和人類一樣復雜且深刻的情緒。

    想要體驗一種情緒,人類需要具有認知能力、感受能力、心理反應能力和行為能力。所謂的情緒,是指通過我們的意識,形成的身體上的某種反應。而每一種情緒,包括無聊在內,其實都是人類在適應外界環境的過程中,對外界環境做出的某種反應??梢哉f,人們對情緒的感受,包括對無聊的感受,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對時間和周圍環境的理解。

    無聊的科學演化史

    如果我們研究關于無聊的簡史,會發現這種特殊的情緒遠遠沒有人們想象的時間久遠,它與人類社會工業化的程度息息相關。在此之前,無聊被看作一種專屬于社會“上流階層”的標志性情緒。

    在挪威哲學家拉斯·史文德森(Lars Svendsen)的專著《無聊的哲學》(A Philosophy of Boredom)中,作者寫道:“最初,無聊只是一種極為少見的現象,只屬于僧侶和貴族。”在最初,無聊可能更多地屬于一個神學問題,畢竟最容易感到無聊的群體是修道院中的僧侶。修行中的僧侶如果感到無聊會被認為是一種罪過,因為這涉及到僧侶和上帝之間的關系。隨后無聊逐漸演變為一個哲學問題——畢竟無聊可以讓人深刻地感覺到自己的存在,以及讓人思考自身與外界之間的關系。直到近代,無聊才成為一個心理學,乃至醫學研究的課題。

    隨著工業化、城市化以及大公司的出現,對持久注意力的要求越來越高。智能手機的出現,包括工作郵件、社交網絡、約會軟件等應用,都會使人的神經處于緊繃狀態。人們能夠保持注意力的時間越來越短,原因就在于大腦對刺激的需求越來越多,越來越容易感到無聊。

    研究顯示,無聊情緒會引發大腦中負責負面情緒的杏仁核(Amygdala)及負責做決定和計劃的前額葉皮質(Prefrontal Cortex)的活動增強。除了時代因素之外,是否容易感到無聊,也與人的個性有關。研究顯示,腦部受過創傷的人更容易感到無聊。另外人的年齡也是一個相關因素。研究發現,人在處于童年的末期和進入青春期時最容易感到無聊——一方面,處在這個年齡階段的人有相對更多的空閑時間,而對如何利用時間,他們還沒有足夠的經驗和想象力;另一方面,人在開始進入青春期之后更容易感到不滿。他們不再滿足于被看成是小孩子,迫切希望成為一個成年人,卻不知道究竟該如何表現。實際上,大多數進入青春期的少年正是在無聊之中找到了作為成年人的自由。成年之后,人感到無聊的程度會逐漸減弱,到了50歲時最不容易感到無聊(到了60歲之后人又開始容易感到無聊,這可能與隨著年齡的變化,人的社交能力也在變化有關)。

    說到底,究竟什么是無聊?雖然人人都有所體會,但是想要給出一個確切的定義并不容易。德國哲學家和心理學家西奧多·利普斯(Theodor Lipps)在1903年首次給出了無聊的定義:無聊是一種在需要劇烈的精神活動和缺少足夠的激勵,或者無法實現自我激勵的矛盾狀態中所產生的一種不悅的感受。

    在上世紀20年代,開始有研究者把“無聊”作為一個課題進行研究,當時主要的研究對象是工廠里的工人。紐約城市學院的約瑟夫·巴馬克(Joseph Barmack)研究如何刺激工廠里的工人以應對重復無趣的工作。在那個對各種科學實驗都疏于監管的年代,在進行了一系列堪稱危險的嘗試之后,他得出的答案是,給工人服用各種興奮劑——咖啡因、安非他命和麻黃堿之類。巴馬克認為,無聊是一種類似于睡著的狀態。到了30年代,巴馬克設立了一個專門研究無聊的實驗室。在實驗中,他讓參與的大學生們先服用刺激中樞神經的藥物安非他命,然后讓他們從事一項簡單重復的工作,同時檢測他們的血壓和注意力等項目。

    第一位研究無聊的現代心理學家辛西婭·費舍爾(Cynthia Fisher)給無聊下的定義是,“一種令人不悅的、短暫的情緒狀態。無聊會令人對一切事物都缺乏興趣,無法對眼前的事物集中精力,需要努力才能維持某種行為”。

    加拿大約克大學的心理醫師約翰·伊斯特伍德(John Eastwood)則把無聊定義為“一種處于需求之中,卻又無法進行可以感到滿足的活動的令人不悅的狀態”。伊斯特伍德認為,感到無聊實際上是指一種希望進行活動,但又不知道自己應該具體去尋找什么或是對什么產生渴望的狀態。這是由人的大腦中某個注意力網絡(Attention Network)的挫敗衍生而來。

    在最近幾十年里,盡管無聊研究已經成為心理學界的一門“顯學”,但是人們仍然對無聊的本質缺乏深刻認識,因而大多只能選擇用一些文學性的手法對其進行描述。人們越來越容易感到無聊,注意力越來越難以集中,并且由此產生出更多更壞的情緒。英國心理治療師亞當·菲利普斯(Adam Phillips)將其描述為一種“對于渴望的渴望”?!稛o聊透頂:無聊心理學》一書的作者之一詹姆斯·丹克特(James Danckert)將其描述為“一種感到了缺失,卻又不知道缺失了什么的感覺”。

    產生無聊的原因,感到無聊的人群,一直在改變。很多學者認為,雖然無聊的感受大致一樣,但是對無聊也可以再細分。與研究者們對無聊進行各種各樣的定義一樣,不同的學者、心理學家或是哲學家也對無聊有著各種各樣的分類。

    德國哲學家馬丁·海德格爾(Martin Heidegger)將無聊分為三類:第一種無聊是最為平凡的無聊,例如等車;第二種無聊是深刻的不適感,與人自身所處的情境有關;第三種無聊則是一種無法言說的缺失感。

    心理學家史蒂芬·沃丹洛維奇(Stephen Vodanovich)在2003年劃分了兩種主要的無聊:一種是尋找強烈感覺的渴望,不斷尋求刺激;另一種則是因為某些負面影響而對一切產生退縮情緒。

    研究者們對無聊的研究越來越量化,例如給參與實驗的人播放無聊的畫面,觀察他們究竟要過多長時間才開始吃那些不健康的食品;研究者們還開發出了用于衡量無聊程度的指數和無聊傾向量表、無聊易感性量表之類的學術名詞。到了2014年,德國研究者托馬斯·格茨(Thomas Goetz)和同事們通過實驗把無聊的種類進一步細分為五種:漠不關心的無聊(Indifferent Boredom)、校準無聊(Calibrating Boredom)、搜尋無聊(Searching Boredom)、反應性無聊(Reactant Boredom)和冷淡的無聊(Apathetic Boredom)。

    光憑我們自身的感受就能夠想象出無聊的危害。在一些極端情形中,純粹因為無聊而殺人的案件并不罕見;2011年在英國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容易感到無聊的駕駛員更容易養成危險的駕駛習慣;相比之下,做無聊工作的人其預期壽命也更短——這可能是因為人在無聊的狀態中更傾向于選擇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美國社會心理學家蒂莫西·威爾遜(Timothy Wilson)在《科學》雜志上發表的一篇論文則說明,人們甚至愿意采取極端的手段以擺脫無聊的狀態——在實驗中,處于無聊狀態的學生甚至愿意接受令人感到不舒服的電擊。

    作為夏威夷太空探索類比模擬實驗(Hawaii Space Exploration Analog and Simulation)的一部分,研究者模擬人類宇航員在未來進行長時間太空旅行時的感受,六位科學家在夏威夷冒納羅亞火山與外界隔絕的環境中生活了一年時間。實驗結束后,參加實驗的科學家們表示,無聊感是實驗期間最大的挑戰。

    2016年,倫敦大學國王學院的研究者維加納·蒂爾堡(Wijnand Tilburg)與合作者在《歐洲社會心理學》(Europe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雜志上發表論文《因為無聊而走向政治極端》,文中寫道:通過實驗引導的無聊感受使人更傾向于極端的政治傾向,而相比之下容易對周圍環境感到無聊的人也更容易有極端的政治傾向??傮w而言,極端的政治傾向,可能正是人們尋找所謂“意義”的一個結果。

    需要注意的是,盡管一些情緒帶給人的影響表面上看起來差不多,但是其實質卻大不相同。我們需要把無聊和其他幾種情感區分開來。比方說,我們不能把無聊與放松混為一談。放松狀態,例如冥想和令人舒適的輕松狀態,帶給人的是一種正面情緒。無聊則會令人感到不快。

    幾種不同的負面情緒也需要加以區別。盡管都屬于低沉和欲求不滿的狀態,但無聊與冷漠不同,因為感到無聊的人總是會努力去終結這種狀態;無聊與絕望和壓抑也有所不同,無聊表示人們卡在某種令人不快的現狀中,但并不代表未來不會令人滿意。研究者認為,無聊主要是源于缺乏來自外界的刺激。無聊也并沒有憂郁之中所蘊含的與智慧和敏感相關的意味,而是更接近于抑郁,而抑郁更接近于醫學名詞,與體內化學物質的分泌有關。盡管感到無聊不被認為是一種罪過,但是容易感到無聊仍然會被認為是內心匱乏的表現。

    版權聲明:凡注明“三聯生活周刊”、“愛樂”或“原創”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音頻、視頻),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刊、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三聯生活周刊”或“來源:愛樂”。違反上述聲明的,本刊、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文章

    已有0人參與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快速登錄

      商城

    {转码词1},{转码词2},{转码词3},{转码词4}